迷航病患Rdix

就让我顺其自然地活着吧

我在要求什么呢,我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呢?


@肆樂花屿 收到了姐姐寄来的礼物。

千里送幸福,幸福里包括手幅,透扇,pb,书籍,胶带,一只把泪凝成的蚌,一片来自秋天北师大花园里的银杏叶。还有一封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信。啊,我好幸福。

相遇这件事总是双向的,姐姐总说喜欢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字。其实我一直在惶恐,我知道不管大家怎样鼓励,我总是不安。当我在感叹自己随便瞎写的时候,真的没有每次都想要大家在评论里安慰夸奖我的意思。

怎么讲呢,当我书读得越多,越知道自己的渺小与不足,那些看起来繁复美妙的修辞,不过是华丽无效的点缀,不值得夸赞,但它们最博人眼球。

木心先生讲,表面上浮着无限深意的东西最媚人。就是这个意思。

我其实想传递一种更深的,我自己的感觉。当然是由于我自己表达的不好,所以很少有人发觉,但是花屿姐姐,她都感受。

她明白,她全都明白。

她不会夸奖我的沙雕文,知道这不好,也会和我明白地讲她不喜欢。我在自说自话顾影自怜的时候,她也很少在评论下给出安慰抛洒同情给予鼓励,而是默默地写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和我相似的心情,让我知道还有人和我一起,和我一样。她从不讲那是给我的,但我就是知道,哪怕不是给我的,只是随笔,我也感动。

我感谢她愿意听一个青春期的可怜小孩稚拙的思考,愿意陪伴。我总说姐姐温柔,其实有一句话也是她。

“表面的平和反哺骨子里的磊落。”

今天的南山很快乐,是那种以小跑去迎接一个人的快乐。

明天期中考试啦,我得加油。

他好精致。


可是精致的瓷器好易碎。

又到了双十一之前疯狂抄书单的时候啦!


其实我想买Kindle

人是群体性的动物,在网络时代的归属感更被无限放大。不管自愿与否,有意无意,人总会被贴上各种标签。这是不可避免的事。即使是那些特立独行不愿意被同化的人,也会有标签,即“拒绝标签的人”。这类标签各自代表一个相似群体,在群体共同特性之下,人们行为趋同,审美趋同,看法趋同,价值观趋同,从而使标签代表的共同特征更加鲜明,两者永远在相互的促进之中。分化过程中的异化,如同相交直线不断延长后的渐行渐远。密密麻麻的直线都在不断伸展,从外象看它们相去甚远,然而从起源看都是在同一点相交,故而所有分类群体本质上都殊途同归。

南方人物周刊好薄...

不过阿华也太哲学了我respect

“我的心手都忙,顾不上琐碎的恶意。”

纵使文章惊海内,纸上苍生而已。


我学到了一个词语,叫做喃哗。


南怀瑾用它来指一个人的絮絮叨叨。我被迷住了,我觉得它好美,有我,还有他,还有一个我每天碎碎念的心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