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壁南山

就让我顺其自然地活着吧

我还是把书桌前摆着的图片换成了沃森和克里克。日记的首页是爱因斯坦吐舌头的照片。在学校的书桌上写上巨大的『学数学』,拿出了一本新的笔记本写错题。草稿纸还是一张张夹在辅导书里,演算空档里潦草的记着几句。

啊,这就是生活。是啊,这就是生活。

今晚必须做个证明,看看自己糊没糊..


虽然也许证明方式会不太好?管它呢…

无事再相欢,各有所耽溺。清茶一盏,烈酒一杯,各取所需,各凭所好。我受不了清冽的苦,你咽不下醇厚的烈。归根结底,都不过饮以润喉暖身。

世事一场大梦,不须寻人同游,人生几度秋凉,何必强吟苦伤。诸多烦杂世事正似不散鬼影,一众偃仰好友却如过往云烟。

也罢,既无如来五指,困不住齐天大圣,我也可为你长亭吹箫吧。

人道:“正是江南好风景,落花时节又逢君。”正当重逢,若无不共戴天之恨,也请勿重叙旧时暗涌深情。我备酒一坛,你携琴一副,眺远山黛影,赏烟火人间。

曲终,酒了,道声珍重。三万场又少一场,仍不诉离殇。

“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,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。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。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。”


“先别去死,再试着活一活看。”


“但是太阳,它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。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,正是它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。”


“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。这欲望将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别名,大可忽略不计。”



-

人生最大的价值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,而不是在于生存。



——亚里士多德

当然可以自说自话,但我现在觉得我骨子里还是有一种可怕的分享欲。一方面觉得没人理解,一方面又不自觉地把自己的价值依托在他人的理解上。

是我的劣根性。这表明我还不是一个真正自主的人。

我当然还是一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。没经过什么挫折,顺风顺水地活到现在。但是还是不太确定,有时候的灰暗心情是否属于年轻生命中如虫啮的“小烦恼”。

随便说说的地方。什么也没有。

小华相关全在下面这个子博。

 @南山 

送你一个love spot




她神神秘秘地拉你过去,高深莫测的表情。


你被猛然一扯,不明所以地望过去,思绪还停留在她葱白手指划过你手臂的微量触感。唔,抱个满怀大概是润泽白玉的薄凉质感。不,要更软一点。视线掠过她明黄色的发带,那就柠檬味的冰果冻好了。


[ 喂喂,看见了吗?就是他。]


她似乎注意到你的不专心,手指滑过你后颈又滑进你的头发,扣住你的头迫使你顺着她另一只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
一个男生,普通的样貌。但形体修长挺拔,遒劲的清瘦,不同于摇摇欲坠的瘦削。走起路来的姿势漂亮,敏捷利落的步伐,使他从一众男生中途颖而出。


算不上正常女生眼中的好看,但她喜欢的地方,你一眼便知。


你视线偏转回她的脸,落在她素黑却炽热的眸子里,她兴奋地摇你的手臂。


[ 他超好看,你也觉得他好看吧?Diarmuid似的。]


你直视她的脸,是祈求答案的神情。她下巴微抬,若再抬高一点就像极海洋馆里用吻顶着驯养员要鱼吃的海豚。


你自然明白她的意思,无非是要你的一句肯定。至于为什么偏偏要你的一句肯定。因为这种好看非同寻常,是未经打磨的璞玉,不是老道的匠师着实难以在一众石头中一眼发觉。更可怖的是,某些自以为是的石头还会自己寻来光怪陆离的外衣,佯充闪光的宝石迷惑人眼。事实上也真的一时迷住了大众,赢得人群众星捧月的待遇。


只是喧闹的实质为美丽的大饥荒。


而你与她,恰好是这场荒谬的审美狂欢中的冷眼旁观者。一心一意找寻可供雕琢的璞玉,然后在人群的背后,蓦地相遇了。


你长久地沉默,气氛无端压抑。你自然是清楚她兴奋的缘由,但你一想到这位难得一遇的匠师,将虔诚的目光凝于她手中的璞玉,然后清明地昏晕,自主地失控,匀静地急喘,仿若天下仅她与她的玉。你就烦躁。


而她仍然望着你。热切褪尽,只是望着。


你被她盯着发愣,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你在想什么。沉默如劣酒一般令人昏闷。风吹来的味道,不知是什么,但恍惚中觉得应该是浓郁的橄榄香,一盏森林般的灵魂所散发的气息。


她不再提那个Diarmuid似的男生,蹙着眉。其实她有很棱角分明的脸,是英气的。但是你们彼此都知道相遇的不易,话多了表情多了,才可爱起来。


你被长久的凝视着,视线粘稠得如同无法流动的糖浆,琥珀一般将你们,你和她,困在其中。她困惑的表情,令你刚刚的嫉妒显得苍白无能。你觉得口舌干燥,也许唇都没了血色。你觉得有必要说些什么。


于是你又想起她对那个男生的评价,Diarmuid似的。神使鬼差般,你说。


[ 可惜我没有love spot ,不能使人们一见倾心。 ]


“呯。”

猎人已经开枪了,猎人的手腕也被震得一麻。那只溪水边受惊的鹿有扑闪的黑瞳,此刻奋力一跃。会逃脱吗?


只看下一秒。


然后下一秒,她笑了。


[ 我以为这些不用挑明。]


她没有再说下去,你也知道有些话她也许永远不会说出口。有些东西,是复杂的,难以言说,无法言说,不能言说。你们都是迷途之人,深陷同一片泥泞之中。但在你们眼中,这很美。是两只本该为花朵开枝散叶的蝶,对于花朵,止于欣赏,转头爱上了对方翩翩薄翼上的纹。


[ 你还没回答我开始的问题,那个男生,好看吗?] 她眨眨眼。


[ 好看。Diarmuid似的。]


你的唇开始回温。


她微凉的指尖抚过你的眼尾,轻轻点了点。


[ 送你一个love spot ,效用不大,但足够让我倾心。]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第一次写百合啊…

给@SHIKI 的生贺,喜欢就好。